• <li id="qqmrw"></li>
  • <sup id="qqmrw"></sup>
  • <sup id="qqmrw"></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li id="qqmrw"></li>
    您的位置 : 中侖資料網 > 都市逍遙狂兵
    都市逍遙狂兵 連載中

    都市逍遙狂兵

    作者:神兵主角:方楊,曹婉晴

    給大家推薦一本好看的小說《都市逍遙狂兵 》免費閱讀全文,小說作者是神兵,主角叫方楊,曹婉晴。一起來看都市逍遙狂兵 免費閱讀全文目錄,小說講述了:開車保駕兩不誤,報仇娶妻巔峰路。看身懷種種絕技的特種兵王方楊,如何混跡都市,擁美入懷。

    本書標簽: 都市,熱血,兵王,護美,爽文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第一章 王者的祭奠

    方楊把軟白沙煙放在嘴上,拿出打火機點燃,吸了兩口煙,然后架在墓碑上。

    他穿著一身軍裝,一身沒有軍銜的軍裝。

    方楊,前華國特種異能兵王小隊隊長,于五年前榮獲“兵王”稱號。率領代號“龍”部隊守衛祖國,任務完成率百分之百。

    他是華國頂級異能防備的第一道防線,也是最后一道防線。

    五年來,沒有一個強大的異能者闖過他的領域。

    國際上,眾人稱呼他為“死神”。

    方楊點燃一根軟白沙,紅著眼吸了一口。

    最后一場任務,他們無愧于國家。

    這是敵人有預謀的一次伏擊,特種異能兵王作戰小隊,總人數七人,死亡人數六人。

    他永遠無法忘記兄弟們撲在自己身上的場景。

    “隊長,活下去!”

    在眼角的余光中,老張大吼著沖向敵人。

    小雨淅瀝瀝的下著,浸濕了他的帽檐。

    看著煙頭在雨中掙扎,方楊敲碎裝有零食的瓶子,拿出一塊碎片遮擋在香煙上。

    “嘿,小莊,我知道你小子就好這口軟白沙。香煙和零食不可兼得,老哥我這回替你選煙,你不會介意吧。”

    方楊笑著摸了摸墓碑,眼底有些濕潤。

    “我們這規矩嚴,抽煙難。老哥我終于給你整來了,可惜你沒親口抽上一根。”

    摸了摸墓碑,方楊似乎還能聽到那陣怪叫。

    “隊長,你能整來一條軟白沙嗎?我給你洗一月的褲衩!”

    個子不高的青年眼巴巴的看著自己,請求自己整幾條煙。

    方楊用力的眨了眨眼睛,走向下一個墓碑,從袋子里拿出一個MP3。

    “老張,這MP3容量很大,好幾個G。你最喜歡的那幾個明星的歌,我全給你下了。下完之后還有空余,我就尋思著再給你整了點。以后你再也不用偷偷藏MP3了。”

    手粗頭大五尺高的炮手,他經常一個人躲在角落里聽歌,聽著他的青春,想著他的戀人。

    “小尾巴,我知道你家庭很苦。不用擔心,國家和我會贍養好咱爸媽。冬天了,你怕冷,你也怕餓。我給你帶了點暖身子的,還有這些零食。要是零食不夠,你就搶小莊的,他最能藏零食。”

    整天笑嘻嘻,時不時吵鬧著找零食的小尾巴,那個跟在他身后喊他大哥的小尾巴。

    “老鷹,你最后那一槍沒干掉的,我替你干掉了。哥哥給你好消息……”

    沉默寡言的狙擊手,最鐘愛的事情就是擦拭著他那永遠都擦不完的狙擊槍。他說要成為世界上最強的狙擊手,可惜他最后一顆子彈只是重傷敵人。

    方楊替他殺掉了那個人。

    方楊就這樣,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墓碑,總共六個墓碑。

    當他從最后一個墓碑前站起來,眼睛紅了一圈。

    方楊用力的吸了一口氣,把眼淚憋回去。

    “你們幾個憨貨,死了也別想看我流眼淚。”

    方楊呼出一口煙,看著面前的六個墓碑。

    他的眼神逐漸變的深邃:

    “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拿著他們的人頭來見你們。”

    方楊從懷里拿出一張紙,上面是首長留給他的任務,他退伍前的最后一個任務。

    看完紙條上的所有內容,他手中的紙條就像是被無形之物吞噬一樣,緩緩的消失著。

    “曹婉晴,華國宜海市化妝品公司老板,背景是京城四大家族曹家之一……”

    雖然最后一場任務他們完美的完成了,但那個敵對勢力并沒有善罷甘休。

    同樣不打算善罷甘休的人還有方楊,曹婉晴就是他復仇的線索。

    一個能讓他找到機會徹底滅殺敵人的線索。

    方楊順手把雨傘蓋在小尾巴的墓碑上。小尾巴怕冷,挺怕的。

    遮掩住所有的情緒,他準備走向墓園門口。

    一個撐著傘的女子從不遠處的小路緩緩走來,眼里是藏不住的悲傷,手中提著一個果盤和一捧鮮花。

    長發像墨水一樣黝黑,額前留著空氣劉海,水靈靈的大眼睛里滿是悲傷,小巧的鼻梁,微微抿著的粉嫩嘴唇。較為涼爽的下午,她穿著一件短袖,露出白天鵝似的脖頸和柔若無骨的雪白雙臂。藍色牛仔褲勾勒出她的嬌柔身姿,令人印象深刻。

    遠遠望去,就似鄰家碧玉一般甜美的容顏和氣質。

    只是,那一層哀傷讓人心生憐愛。

    小路不大,方楊停下腳步,讓開位置。

    女子微微欠身感謝,然后和他擦肩而過。

    方楊走了大約百米,聆聽到身后壓抑著的哭聲,他頓了頓,嘆氣。

    他想從煙盒里拿出一根軟白沙,卻不料里面空空如也。

    想到昨夜地上的那一攤煙灰,他也只好作罷。

    方楊把煙盒塞進兜里,繼續往前走。

    “哥啊!你說好要回來的!哥!你跟我說話啊!”

    女子的哭聲伴隨著大喊,在小雨中飄蕩。

    方楊吸了口氣,眼角有些泛紅,壓了壓帽子繼續往前走。

    他的兄弟也躺在那,再也不能和他說話了。

    頂著毛毛細雨走到墓園門口,方楊看到不遠處的寶馬車,還有幾個鬼鬼祟祟躲在亭子里避雨的路人。

    方楊感受著空氣中彌漫的殺氣,再看著那幾個鬼鬼祟祟的路人。

    他走到亭子里,摸了摸有些濕潤的帽檐。

    亭子里站著兩個人,正在沉默對視,手放在兜里。

    他走了進去,打破了這個平衡。

    “兄弟,有煙嗎?”

    兩個路人對視一眼,其中一個從兜里摸出煙盒扔在桌子上,手再次插進兜里。

    “自己拿。”

    方楊感知著兩人身上隱藏著的殺氣和骨子里飄出來的血腥味,拿過桌子上的黃金葉,抽出一根香煙點燃。

    “好煙。”

    拿出香煙的那個人相貌平平,但嘴唇較厚,看起來像是香腸嘴。

    坐在香腸嘴對面的人是一個年輕小伙,眼神中帶著狠厲,口袋中露出來的手背很是白暫。身上最大的特點就是帶著一個帽子,一個足以遮住大半面孔的帽子。

    小伙看著方楊,譏諷:“當軍人可真慘,連條好煙都抽不起。這一盒可兩三百呢。”

    方楊呼出一口煙,任憑煙霧在面前升騰。

    除了這個兩個殺手,還有一個躲在樹林里的槍手。

    殺氣,在他眼前如同燈火一般耀眼。

    他不知道烈士墓園門口為什么有殺手,但他知道殺手必須死。

    香腸嘴冷眼看著帽子男,手繼續放在兜里,身體一動不動。

    方楊修長的手指敲打著香煙,將煙灰抖落在身旁,靜靜的站著。

    小雨一直下著,方楊就這樣抽著煙,等待著。

    大約十五分鐘后,一個甜美俏臉的女子紅著眼睛撐著傘走了出來。

    她還在低聲的哭泣,看到外面下著小雨,她走向避雨亭,坐在避雨亭角落里哭泣。

    香腸嘴的瞳孔一縮,手微動。

    帽子男的眼神落在女子身上,殺氣涌現。

    方楊呼出一口煙,淡淡的說道:“她就是你們的目標嗎?”

    手抽出一半的香腸嘴就像是觸電一般縮回手,冷眼看著方楊。

    帽子男則不爽的瞪著他:“同行?干你娘的,快滾,不然我連你也一起殺!”

    香腸嘴冷聲道:“小子,我本國殺手榜單排名前一百,你惹不起。”

    “呵,大嘴你少倚老賣老,我排名還比你高十名呢。滾,這個目標是我的!”

    方楊吸了一口煙,呼出來,說道:“在我抽完這根煙之前,你們最好待在這里。我不介意提前要了你們的命。”

    軍人的弱點有很多,但家屬卻是這一行莫不成名的規矩。

    這是禁區,是用生命捍衛的規矩。

    膽敢傷害軍人家屬的敵人必須死!

    帽子男冷笑,從兜里抽出一把特質的黑色匕首:“你小子算哪根蔥,殺手榜單前一百可沒你這種垃圾!”

    香腸嘴沒說話,但還是警惕的看著方楊。

    方楊看到帽子男拿出武器,煙頭的點點紅芒在煙霧中閃爍。

    “軍人,我是一名軍人。”

    帽子男動了,匕首就像一道黑色閃電一般刺向他的胸口。

    速度很快,快到在空氣中拉出殘影。偏偏這一刺還沒什么聲音,可以說技術是相當精湛了。

    黑匕首突刺著,徑直想要洞穿他的心臟。

    帽子男很自信,自己的這一招速度很快,快到極少有人能夠躲開自己這一招。

    一片殘影飛出,空氣中發出爆鳴,伴隨著骨頭折斷的聲音。

    “咔嚓!”

    帽子男的脖子詭異的扭曲著,不敢置信的倒了下去。

    方楊收回手臂,吸著快要燒完的黃金葉,看也不看倒下去的帽子男。

    女子聽到動靜,微微抬頭看過來,正好看到帽子男倒下去的模樣。

    “啊!”

    香腸嘴大驚,知道自己碰到硬茬,從兜里抽出手槍打算先干掉方楊。

    方楊微微側身,接著向他揮手一擊,拳頭帶起破空聲。

    “空!”

    香腸嘴直看到一條幻影向著自己襲來,勁風吹的他睜不開雙目,憑著優秀的直覺和經驗,他直接向著前方開槍。

    “砰!”

    香腸嘴嘴角流著鮮血,看著方楊,擠出自己肺部最后的一點空氣:“好……好拳……”

    他仰面倒下,胸口印著一個清晰的拳印。

    心臟早就被打碎了。

    至于那一槍,早就不知道打在那了。

    “啊!”

    女子看到這種駭然的場面,尖叫一聲,眼神一翻暈了過去倒在石椅上。

    方楊吸著煙,呼出來,深邃的眼神看向亭子外面的樹林。

    樹林外,一陣殺氣變的強烈,一陣反光在方楊眼前閃過。

    “狙擊槍?有點意思。”

    方楊從兜里拿出手槍,鎖定感知范圍,直接開槍。

    “砰!”

    三百米外,一個穿著綠衣服的殺手眉心綻放血花,雙手無力的松開,任憑狙擊槍倒下。

    方楊吸完最后一口煙,把煙頭掐滅。

    走到桌前,他把那一盒黃金葉收進兜里。

    看了看暈倒在石椅上的女子,方楊走了過去,靜靜的端詳著這個暈過去的女子。

    昏迷的她就像一個小孩一樣蜷縮著身子,手指放在嘴邊,一滴淚水順著她紅腫的眼角滑落。

    卓越的身姿躺在石椅上,散發著常人無法解決的魅力。

    方楊輕輕嘆氣,把衣服蓋在女子身上,抱起她走到寶馬車前。

    他從女子柔軟的腰間摸出鑰匙,他把車門打開,將女子放了進去。

    “好好休息,明天會更好。”

    將女子用安全帶系好,方楊關上車門,環視四周。

    確定沒有什么紕漏和危險后,他走向道路,消失在小雨中。

    猜你喜歡

    1. 現情小說
    2. 靈異小說
    3. 玄幻小說
    4. 都市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 評論說: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 <li id="qqmrw"></li>
  • <sup id="qqmrw"></sup>
  • <sup id="qqmrw"></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li id="qqmrw"></li>
  • <li id="qqmrw"></li>
  • <sup id="qqmrw"></sup>
  • <sup id="qqmrw"></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li id="qqmrw"></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