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qqmrw"></li>
  • <sup id="qqmrw"></sup>
  • <sup id="qqmrw"></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li id="qqmrw"></li>
    您的位置 : 中侖資料網 > 冬如春至
    冬如春至 已完本

    冬如春至

    作者:熙佳主角:

    給大家推薦一本好看的小說《冬如春至》免費閱讀全文,小說作者是熙佳,主角叫。一起來看冬如春至免費閱讀全文目錄,小說講述了:祁司玉,她出生在冬日,她是從小被扔出皇宮的攝政王的長女,為了她弟弟穩固的未來,她注定要死在這個院子里,但是一個意外而來的機會,讓她離開了這里。祈院的大小姐,民女阿秋,宮女吹雪,貢國的長公主,北隅國的皇后,太多的身份,太多的責任,她早就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誰?最后的最后,她才發現,一切都只是陷阱,一切都只為了一個人。她的父親,祁瀛。

    本書標簽: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第1章

    貢國三代皇帝阮戚穎于四十三歲歿

    立嫡子阮齊為太子,于三歲登基,史成齊元帝

    因新帝孱弱,太后殷系特立宰相祁瀛為攝政王,以輔佐新帝

    齊元三年,攝政王搬至九龍宮居住,以便隨時輔佐新帝

    同年十一月,攝政王長女司玉出生

    同年十二月,攝政王長女遷居貢國石楠

    齊元二十一年 石楠

    這里是攝政王為寄養女兒的開辟的祈院,更準確的說法,是為了把出生的女孩子有理由帶出皇宮才準備的,祈院中有幾百座居所,堆石成山,植樹成林,園丁任植物自由生長并在此之上加以修剪,是方圓幾百里都找不出比這更再找不出比這更好的景致了,更是貢國之中難得一見的。最最難得一見的是祈院后方靠山挖有一座人工的溫泉湖,湖面有許多用廢土堆砌的小島,島上種植了許多本土的珍貴花草甚至有從西域進貢的珍奇異草,有的小島上建了眺望遠處的樓閣,有的島上則養著珍奇異獸,更多的是建著可供宴飲的樓閣,也得益于溫泉的熱氣,祈院也是四季如春。

    蒙蒙亮的天空散發出的點點晨光透過形狀復雜的雕花窗格中慢慢地照進這間屋子,屋子的左邊放著幾個書架和文房四寶,而右邊則是一張床,而床邊放著一個水盆的漆架,還有一個梳妝臺和衣櫥,床幔緊緊地閉著,屋子的主人司玉似乎還在睡覺,但她的丫鬟卻早已開始忙碌,叩文也是其中一個。

    叩文小心翼翼的打開緊閉的房門,但還是不可避免地發出了意思響聲,但是似乎沒有吵醒到司玉,松了一口氣后,叩文端起剛打好的熱水走了進去,沒想到司玉早已經醒過來坐在床上看著她了,叩文嚇得差點端不住水盆。

    “小姐,是不是奴婢吵醒您了,奴婢該死,請您懲罰奴婢吧!”叩文跪在不停地磕頭

    “起來吧!這不是你的錯,是我自己今天起的太早而已,別跪在那里了,過來幫我洗漱吧!”

    司玉有些頭痛地看了看叩文,叩文是三年前來到祈院的,那時,她是個小乞丐,渾身臟兮兮的她那天實在是餓的沒有辦法了,只能跪在了祈院的大門口求里面的人救她一命,她很走運,那天司玉正好外出回來,見她可憐便收留了她。但都過去三年了,她還是動不動就要因為一些小事跪下來,說些貶低自己的話,不過,叩文的確很會干活,每次都能把她的起床時間拿捏得很準,有一段時間司玉甚至以為叩文根本不需要睡覺。

    “小姐,你先洗一下牙吧!”說著,叩文拿來一罐鹽,這是司玉最不愿意的事情之一,因為鹽在嘴里融化的味道很討厭,但又不能不做。

    洗漱完畢后,司玉沒有叩文幫著梳頭,她只是簡單地梳通了頭發用白色的綢緞扎在腰間,她從衣櫥挑了同樣顏色的及地高腰襦裙,這條裙子是皇后幾年前送給司玉的壽禮,送的時候司玉還太小,所以是最近才穿起來的。裙子上并沒有刺繡或多余的裝飾,而是在織布時就用細銀絲將花紋一同織出來了,上面織的是百鳥朝鳳,群鳥飛翔著環繞在鳳凰周圍,讓人不得不稱贊連連,純白的衣服襯得司玉的皮膚更加白皙,就如同玉石一樣,剔透白皙,而腰帶選的而是同色,上面也用銀線繡著細小卻緊密的花紋,那其實是梵文,繡的據說是金剛經,裙子的衣袖和裙角也繡了些不知是什么的經文當今皇后信佛,所以特地命人做了這條腰帶,意在佛祖保佑司玉健康成長,不受妖魔鬼怪的侵擾。

    穿戴整齊后司玉推開了房門,清晨特有的濕潤的空氣夾雜著些許淡淡的幽香,那是湖中荷花的香氣,祈院的花很多,但住在這的小姐們大都偏愛荷花多一些,許是因為荷花的花期更長,且香氣醒神的關系。

    叩文和其他丫鬟就在外頭等候,司玉只是招了招手示意讓她們跟上,司玉和她的妹妹們都各自有一套住所,每個住所都有十幾個仆人可以使喚,每個院子之間有許多的小石子路和門拱,有些是院子建成時鋪好的,有的是一些小姐先走大路不方便,特意在鋪制的,因為開始代替司玉的管事沒有好好管理,結果石子路越鋪越多,縱橫交錯倒是鋪出一番景致了。

    只是經常有些新來的孩子會迷路,讓人有些頭疼,但無奈道路實在過于錯綜復雜,連請來繪制地圖的圖匠都迷了路,司玉沒有辦法只好讓那些照顧的嬤嬤多上上心,免得有的妹妹一不小心就走丟再也找不到了,好在司玉記性不錯,所以即使是走小路也一樣不會走錯。

    司玉想要去湖邊看看,因為今天的荷花似乎開的很不錯,沁人的香氣隨著距離的縮短愈加濃烈,卻絲毫沖鼻,就好像全身都被香氣纏繞著,久久都不散去。

    走到湖邊時,果然是滿池蓮花盛開,荷花的顏色以粉色居,但也不乏白色和紅色,但荷葉卻是更多,放眼望去綿延了幾乎半個湖面,也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小角落里,司玉記得前幾年,在一個小島的附近看見一些少見的藍色的蓮花,只是派人再去尋時,卻已經找不到了,也許是哪個調皮的妹妹摘去賞玩了。

    “你們去找船夫來,我要去小島,記得備上筆墨紙硯和一些吃食,我要在島上待半天,記得到時叫船夫來接我。”司玉吩咐道,“只留叩文在旁邊伺候就行了,你們都下去吧!”

    侍女們再找來船夫后,便立刻退下了。

    叩文一手拎著有些分量食盒,一手拎著筆墨,背上則背了一沓宣紙,看上去樣子有些滑稽,司玉忍不住掩袖笑了笑。

    “小姐,您別笑話我了。”叩文有些不好意思。

    “好啦好啦,我不笑你了,把宣紙給我吧,要是讓你不小心掉進水里,我可要心疼死了。”

    說著,司玉從叩文的背上取下了那一沓宣紙,那纖纖玉指輕輕地托著潔白的宣紙,微閉的雙眼,長長的睫毛,微微翹起的嘴唇,潔白的襦裙讓本就完美的臉蛋更加迷人了。

    “小姐,怎么同樣是拿東西,為什么小姐就那么好看啊!”叩文抱怨道

    撐船的船夫嘴巴都有些合不攏了,眼睛直勾勾的往司玉的方向看,叩文看到了,立馬跑去揪船夫的耳朵,“看什么看,我家小姐是你能看的嗎?”邊說還更加使勁的用力,“姑娘,奴才錯了,求姑娘塊松手吧!奴才的耳朵都快就斷了,姑娘就放過奴才吧!”

    船夫被揪的直喊求饒,司玉也沒有加以,阻止在一旁笑的直不起身。

    看著兩人在那一直鬧著沒有停下來的打算,只好上前勸了幾句“叩文,你就放過人家吧,在說女兒家怎么能與男兒家如此親近呢,也不知道害臊。”聽到司玉的在一旁勸架,叩文意識到后急急地收回揪著船夫的手,臉都紅到耳朵根了,那之后叩文一直到坐的離船夫遠遠地,大概是怕剛才的事情,讓人看到到處亂說吧。

    在湖的正中央的確有一座島,但是那座島是專門用作宴飲取樂的,比一般的小島要大上幾倍,建筑也更多,島上還專門放養了野獸,專供狩獵,但司玉去的小島并不是這座,而是離湖心有些距離的小島,那是專屬司玉的小島,上面養著許多珍禽異獸,不宜常住,所以島上雖然有居住用的房屋,她卻很少住下來這里。

    因為劃船到湖心島意外的花了些時間,所以之前司玉有些發熱的頭腦開始冷靜下來,太陽已經升起來一會了,陽光折射著遠處荷葉上的露珠,有些刺眼,惹得人要伸手遮掩,湖中有一座附近不知何時又種了些王蓮,船槳在搖過那附近時驚起了一些錦鯉,都是金色的,不知道是誰養在這的,船槳繼續轱轆轱轆的搖著那聲音一遍又一遍地聽著,仿佛在催促著人們快快入睡,漸漸地眼睛有些睜不開了,不知不覺兩人突然有些犯困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司玉再次醒過來時,是被叩文叫醒的,似乎她也是到了湖心島才被船夫叫醒的,‘果然還是起的太早了吧!’司玉默默想著

    因為在船上睡著的時候,司玉一直都端坐著,全身上下都有些僵硬,而且總覺的有些身體有些莫名的頭疼。

    “船夫,調頭回去吧!”

    “小姐,怎么突然想回去啦,是身體不舒服嗎?”

    “沒什么,突然不想去罷了,船夫調頭吧!

    兩人就這樣坐船回去了,回去的時間比來的時候要快一些,司玉注意到叩文一直撅著嘴,‘大概是難得能有半天的偷閑時間,卻泡湯了,有些不高興吧!’

    再回去的路上,因為沒有侍女陪伴司玉被幾個不認識的妹妹認成了新來的小孩,被叼難了一下,但好在她們的嬤嬤都見過她,所以也沒多費多少時間。以大欺小的女孩在這里有很多,被比她大女孩欺負,回過頭又去欺負比她小的孩子,司玉也不是沒有想過法子,但不論怎么做都沒什么效果,‘要好好管管這群家伙了,不過,我看起來有那么小來著’就這樣司玉和叩文都有些郁悶的走回了住所。

    司玉回到住所后,太陽正好升到頭頂偏西一些,照得人有些酥酥的,于是吩咐叩文讓嬤嬤準備一些茶點,遣散了所有的侍從,連從小最親近的嬤嬤也也不讓靠近,她坐在走廊中的石凳上喝茶,這是她每天必做的事情,看著陽光慢慢地從西邊退出她的院子,天空逐漸變暗,在看著月亮和星星在天空顯現,看著一天就那樣靜靜的從她的眼中慢慢的逝去,她已經這樣看著日出日落,生活了不知道多久,她的一生始于這里,也將在這里結束,她將要在這里度過最美好的青春年華然后滿頭銀絲的寂靜地死去,從她的父親把她送到那一刻,她這一生都注定必須活在這,為了穩固她兄弟的輝煌的未來。

    突然,伺候司玉的嬤嬤突然驚慌失措的跑了過來,司玉有些不高興,她吩咐過每天這個時候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不許來打擾她的,有一次一個宅院失火,嬤嬤都是等到她傳喚侍從才告訴她的,能有什么事比那還要急。

    “大小姐,恕老身無禮,只是有件事老身一人無法處理,望大小姐饒恕老身之罪。”看到嬤嬤如此認真,司玉意識到事情有多嚴重,便讓嬤嬤繼續說下去,“國都來了使者,說是有圣旨要宣,請小姐去接旨。”

    司玉沒想到她會聽到這樣的話,一時間她張著嘴巴都不知道該說什么,這到底是這道圣旨究竟是有何用意。

    “奉天承運,皇帝召曰,攝政王多年勤于輔佐政事,憂民憂國,朕特許半月空暇,于祈院與子女盡情享樂,望以此解多年憂愁,欽此。”

    司玉低著頭用雙手接過圣旨的時候,連她自己也也沒注意到她的雙手在顫抖

    那是在害怕,畏懼的顫抖嗎?還是在高興地顫抖呢?她也分不清了

    那時的她,唯一想到的只是,即使用盡所用,她都要離開這里。

    猜你喜歡

    1. 現情小說
    2. 靈異小說
    3. 玄幻小說
    4. 都市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 評論說: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 <li id="qqmrw"></li>
  • <sup id="qqmrw"></sup>
  • <sup id="qqmrw"></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li id="qqmrw"></li>
  • <li id="qqmrw"></li>
  • <sup id="qqmrw"></sup>
  • <sup id="qqmrw"></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
    <sup id="qqmrw"><bdo id="qqmrw"></bdo></sup><li id="qqmrw"></li>